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匹夫网 门户 中国智造 查看内容

0 评论

0 收藏

又一批苹果供应商踏上了欧菲光的老路

一介布衣 2023-1-3 06:37 02572 所属专栏中国智造

摘要
一般来说,手机品牌想提高利润,手段无非"开源"和"节流"。而在经历2022年并不景气的智能手机市场后,各大手机品牌调低利润预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由于市场表现平凡,同时也不是所有品牌都能通过开辟"新赛道"的方 ...

一般来说,手机品牌想提高利润,手段无非 " 开源 " 和 " 节流 "。而在经历 2022 年并不景气的智能手机市场后,各大手机品牌调低利润预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由于市场表现平凡,同时也不是所有品牌都能通过开辟 " 新赛道 " 的方式增加手机销量、提升品牌竞争力。所以也有不少品牌把目光放到了 " 节流 " 上,想着如何从手机 " 研发 - 生产 - 运输 - 销售 " 的链路中找到破局点。

比如 " 供应链管理大师 " 苹果,就把目光放到了苹果供应链上的各供应商身上。

图片来源:Apple

根据《经济日报》消息,苹果有意降低 iPhone 供应链价格以保持 iPhone 硬件利润。而此次砍价的 " 第一刀 ",将挥向采购单价较高的手机镜头:明年上半年 iPhone 14 系列的部分摄像头采购价可能要打八折。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由于 iPhone 14 系列相机镜头采购价在 2023 年会迎来显著下调,镜头供应商大力光、玉晶刚和舜宇光学在 2023 年上半年的盈利压力可能会高于预期。

虽然说把盈利压力转嫁给供应商从那些期望朝思暮想希望进入苹果供应链的企业来说有些 " 劝退 ",但如果大家对苹果有足够的了解,应该知道 " 对供应链 " 下手已经是苹果的老传统了,这次针对镜头供应商的砍价既不是苹果的砍价,也绝对不会是苹果的最后一次。

由于进入苹果供应链意味着至少在未来一年内不再需要为出货量发愁,同时也可以接受来自苹果的技术指导,还可以以 " 服务苹果 " 为招牌吸引其他采购者,进入苹果供应链对不少企业来说都是不容错过的翻身机会。在苹果公司的供应链管理中,苹果通常会与供应商签订长期的合同,在这些合同中,苹果公司会对供应商的价格进行严格控制。

但由于苹果供应链中双方关系通常都不是对等的:代工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作为研究工艺、改进产能、优化产线的前期成本,而这些投资预计往往需要多年的代工才能收回成本开始盈利。因此无论供应商还是代工企业,只要进入苹果供应链体系之后都会想着尽可能留在该体系中,避免亏钱为苹果做一次性买卖。

而这种进入供应链后就离不开苹果的特性,极大地削弱了供应商在供应体系中的话语权:投入了大额资金进入进入苹果供应链的不是苹果而是供应商,在苹果看来,苹果想要的只是具有竞争力的采购价,至于谁是供应商,苹果并不感兴趣。即使与之前的供应商一刀两断,苹果也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技术扶持和未来潜在订单的方式 " 扶持 " 一个新的供应商进入苹果供应链。

但对已有供应商来说,前期投入已经交出去了,如果只是砍价砍量的话最多也就是项目回本周期变长,未来仍然还有盈利的可能。但如果就此离开苹果供应链,那前期大笔的投入就等于直接作废。在这种并不对等的关系下,苹果自然有能力对供应商砍价。

甚至夸张地说,凭借这一套夸张的供应链体系,苹果完全有能力将亏损 " 转嫁 " 到供应商头上,让供应商即使面对 " 负利润 " 业务也要埋头苦干,只为了未来并不一定会到来的利润。当然了,这样做的结局我们都知道,歌尔股份就是最好的例子:

11 月 8 日晚,歌尔股份在深交所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性公告,称歌尔收到境外某大客户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在公告发布之前,已有市场传闻称,歌尔代工的 AirPods Pro 2 良率不高,短期订单被调整,并且存在良率造假,被客户罚款。澎湃新闻也引述两位行业人士确认了这一点。据歌尔回应:

" 踢出果链 " 等传言明显是谣传,公司只是应需求暂停客户一款产品,其余的项目都在正常合作。包括罚款多少亿的传闻,都是不实信息,公司还在评估具体损失,会及时公告。

而歌尔昨晚的公告中提到,此次业务影响的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 33 亿元,约占去年营收的 4.2%。但即便如此,歌尔股价在开盘后就直接跌停,市值只剩 700 亿元出头。

欧菲光、瑞声科技、蓝思科技、仁宝、歌尔……有无数企业因为进入苹果供应链而飞黄腾达,歌尔在 2018 年拿到苹果 AirPods 的大单后,2019 到 2021 年间,营收翻了两倍有余,股价更是从 2019 年年初的每股 6.56 元涨到了 2021 年年末的每股 58.43 元。

苹果占据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大部分利润,即便是 " 苹果吃肉,供应链公司喝汤 " 也足够让无数企业挤破头进入苹果这座围城。

但在城里的人总会想逃出去。今年 6 月,苹果代工厂仁宝宣布不再承接 Apple Watch 和 iPad,理由是 " 成长性与利润均有限 ",毛利率只有 3%-4%。事实上歌尔智能声学整机业务的毛利率也在逐年下降,从 2018 年的 16.7% 降至 2021 年的 10.2%,也低于歌尔的整体毛利率。

但与此同时,苹果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整体营收达到了创纪录的 901 亿美元。肉在变多,汤里的油水反而变少了。不仅如此,供应链管理出身的苹果 CEO 库克在乔布斯任下就以 " 供应链大师 " 而闻名。苹果每年都会更新供应商名单,一方面是起到 " 更新换代 " 的作用,让供应商优胜劣汰;另一方面也在增强苹果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和掌控力,包括在三星、LG 统治 iPhone OLED 面板的同时,积极引入京东方等潜在竞争因素,为原本的供应商们营造危机四伏,随时可能被取代的不确定性。

2022 年 10 月,苹果就更新了 2021 财年供应商名单,数量从 200 家缩减到了 191 家。通常来说,被踢出苹果供应链的滋味并不好受。瑞声科技在 2018 年就被踢出过苹果供应链,很快累计跌幅超过 90%,歌尔也是在此期间拿下了更多的苹果订单,并一跃成为 A 股的果链龙头。

在 " 端水大师 " 苹果面前,留给大力光、玉晶刚和舜宇光学腾挪的空间不多了。除了等待手机影像发展出现新的爆点。产业链的下游逆天改命,这些供应商要做的是必须抓住整个寒冬中最为坚挺的消费电子巨头——苹果。

但掌握着供应链企业生死的苹果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苹果能扶持一家供应商进入,自然也能扶持另一家更具竞争力的供应商取代前者。在这场由苹果亲手操办的供应链 " 大逃杀 " 中,唯一的赢家从来只有苹果自己。iPhone 14 Pro 卖得好是这样,iPhone 14 Plus 卖得不好也是这样。




来源网址:http://www.myzaker.com/article/63b2d6cf8e9f0923ff4b65b5